首页 >> 综合 > 70年中国人如何追寻公平正义?这些“第一次”记录法治发展

70年中国人如何追寻公平正义?这些“第一次”记录法治发展

时间:2019-11-25 09:14:53

70年前的金秋时节,公鸡在全世界歌唱。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党的领导和人民不断探索和实践,逐步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体系,为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提供了根本保证,为推进新时期的国家制度和法律体系建设提供了重要经验。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的那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根植于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中积累的深厚历史文化传统。它们吸取了人类系统文明的有益成果,并经过长期实践检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法院是国家权力的捍卫者、社会发展的保障者和法治建设的参与者。在过去的70年里,他们也经历了一个从最初的建立到损失惨重再到完善的曲折过程。他们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取得了历史性的飞跃和发展。

历史不会忘记,建国仪式的礼炮并没有消失。毛泽东主席宣布任命沈钧儒先生为最高人民法院首任院长。

1949年10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成立。

今年刚刚摆脱了一百多年的压迫和奴役的黑暗。新人民的权力尚未巩固。反革命的残余被疯狂地摧毁了。司法工作仍然是一个薄弱环节。

明确新老法律和新老司法制度的界限,建立司法机关和司法工作机制,配合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和废除旧婚姻制度等运动积极开展新中国的司法工作。七年来,人民法院审理了600多万起刑事案件,审理了850多万起民事案件,审理了刘青山、张子善等重大腐败案件。最高人民法院还成立了特别军事法庭,成功完成审判日本战犯的任务,从而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

然而,从法制的废墟和人治的积累开始的人民正义之路注定是艰难的。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左”倾错误导致轻视法律思想的流行,人民法院工作进入艰难曲折时期。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粉碎公众、检察官和法律”一度盛行。国家司法系统遭到严重破坏,法院工作陷入停顿。

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特别法庭

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了。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最高人民法院及时开展了纠正错误和错误的工作,全面检讨和纠正了文化大革命前后的错误和错误。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成功召开,人民期待的法治之春终于到来。我们需要法治,而不是人治。1978年12月,邓小平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可依、执法严明、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律原则,成为新中国民主法治史上的新里程碑。

1979年春天,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颁布了包括刑法在内的七项法律,慢慢地推开了被遗忘已久的“法律之门”到2011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律、民法、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要任务,各级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法律规范已经形成。国家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各个方面都有规律可循。

随着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人民法院的工作也取得了快速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坚持以人为本,服务国家大局和经济社会发展,坚持改革创新的智慧和勇气,肩负公平正义的历史责任,努力实现司法改革、司法公开、智能法院、执行重大任务、团队建设...积极努力,政策严谨,任务艰巨,各项任务不断开拓新局面,跃上新台阶。

岁月无声,春秋分明。

回顾人民法院70年来的斗争,有一条主线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人民法院始终以人为本,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始终坚持为人民伸张正义和公平正义,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努力让人民感到公平和公正。

尽最大努力保护人民的公平和正义

审判执行是人民法院的中心工作。70年来,人民法院为维护社会整体稳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1952年2月10日,新中国、刘青山和张子善的第一批重大反腐败案件被判刑。在接下来的70年里,胡长清、杰克、李真和郑筱萸的腐败官员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自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反腐斗争呈现出压倒性的势头,打击老虎和苍蝇的努力前所未有。人民法院以前所未有的严厉处罚审判了大量重大职务犯罪。他们依法审判了周永康、薄熙来、郭熊波、孙蔡政、凌继华、苏蓉等重大职务犯罪。白佩恩受贿案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案件首次适用无期徒刑,形成了对腐败分子的强大威慑。

1979年,中国第一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诞生。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通过严惩罪犯,努力为经济建设创造安全稳定的局面。同时,人民法院严格执行法定刑、排除犯罪嫌疑、证据裁判、排除非法证据等法律原则和制度。依法纠正胡盖尔案、聂书斌案等重大错误,牢牢把握防止错误的底线。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民事审判方式的改革、证明程序和证明责任的确立,“直接言词”、“公开审判”等现代民事诉讼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人民法院通过诉讼调解、委托调解、人民陪审团、引入专业力量、运用各种救助和信息手段,挖掘各种非强制性、替代性的纠纷解决机制,不断丰富和完善法院的纠纷解决方式和途径,促进冲突和纠纷的多元化解决。

1988年夏天,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一名农民起诉一名县长的案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积极探索行政审判工作,勇于实践。“民事上诉官”已经进入了2.0时代。上海和北京相继设立了跨行政区法院,朝着司法“去地方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深圳设立首个行政审判中心,全国试点法院继续深化行政诉讼集中管辖和跨地区管辖改革。

苍南县第一起民事上诉案后,时任苍南县县长的黄德玉主动与包正昭握手。

让人们以可见的方式

感受公平和正义

1954年,宪法确立了“公开审判”的原则。国家法院相继出台司法宣传措施,积极探索司法宣传之路。为了进一步推动司法宣传工作的有效实施,1999年至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一系列文件,包括立案公开、开庭审理、实施公开审理、文件公开、司法事务公开——“在法律底线之上,一切都可以公开”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司法宣传,围绕建设阳光司法机制做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司法公开已经进入快车道。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10多份司法公开规范性文件,包括《关于推进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若干意见》和《关于人民法院网上发布司法文件的规定》。

丰富而立体的司法公开,在人们面前展示了透明、便捷、参与性和可监控性司法的全过程,是为了让人们走得更近、看得更清楚、感觉更自在。

迄今为止,中国的公开庭审网络直播了492.7万起庭审。

我们应该让人民近距离接触公平和正义。为了解决群众“立案难”的困境,打开群众诉讼的第一关,人民法院一直在探索——上门立案、电话立案、网上立案、跨领域立案...

2015年5月1日,人民法院全面实施备案登记制度,将审查备案改为登记备案。对于依法应当受理的案件,立案率当场达到95%,解决了人民群众强烈反映的“立案难”问题。

同时,地方法院大力推进诉讼服务中心建设,大力推进“分流、调解、速审、速审”和诉讼事项“一站式”处理,实现了诉讼服务的巨大优化。

为人民伸张正义永无止境。2015年,国家高等法院院长论坛发出了建设智能法院的号召。司法改革和信息化建设,作为人民司法发展的两个车轮和鸟儿的翅膀,正蓄势待发。杭州、北京、广州的网络法院相继成立,率先在全球范围内探索“网络附加”诉讼的新模式。网上与网下相结合的全方位立体司法服务将更加优质、高效、便捷。“智能诉讼服务”新模式通过构建一站式多决议机制和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实现诉讼服务的全过程,使诉讼服务更加便捷。

8月1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一站式多争议解决机制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的意见》举行新闻发布会。

努力打破最后一道障碍,实现公平正义

“爬到天空的顶端和蜀道的顶端是很难的。”

执法难是困扰中国司法的历史性问题。在过去的70年里,人民法院努力打破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法。人民法院不断加强执法工作的顶层设计,努力寻找解决执法难题的“关键”。“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赞助、部门协调、社会参与”基本形成了综合治理实施难的格局。

最高法院发布了37项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对“消极执法”、“选择性执法”和“任意执法”进行处罚,并将执法权的运作置于“制度笼子”中。没有航空旅行,高铁,高消费,贷款,新公司...最高法院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60个单位联合处罚不诚实的被执行人,11类150项措施允许不诚实的被执行人“违背一个承诺,处处受到限制”。

“法国媒体银行不诚实被执行人曝光平台”、“颤抖的老莱”和“老莱广告电子屏幕”...截至2019年8月,国家法院发布了累计1 509万名不诚实处决人员的名单,其中467万人在压力下自动履行义务。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率先就此事发布奖励公告。

2019年3月12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的实施体制、机制和模式基本形成”,“基本解决实施困难”的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2019年6月,最高法院公布了《人民法院实施纲要(2019-2023)》,宣布将“有效解决实施困难”。

“执行难”的解决是人民法院突破制度障碍实现公平正义的缩影。多年来,人民法院一直站在时代的前列,在每座山上开辟道路,在水面上架桥,涉水走过危险的海滩,冲破重重困难。这已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改革已经思考了很多年,谈了很多年,但还没有完成。”

1988年7月,第十四届全国法院工作会议召开,会议发布了“改革通盘考虑”的动员令。

2007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行使统一审查死刑的权力,结束了26年来部分死刑案件审批权下放的历史,成为“中国司法变革的象征”。

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到十八届四中全会确认最高人民法院将设立巡回法院,探索跨行政区划设立人民法院,随着对这一问题认识的加深,司法体制改革迈出了符合司法规律的重要一步-

2015年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院在深圳开庭。六个巡回法院现已完成总体布局,实现了设立司法机关的初衷,将工作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便利有关各方提起诉讼。他们被群众形象地称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大门”,成为司法改革的“实验阴谋”和“先锋”。

2015年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院成立

在上海和北京建立跨行政区法院,建立适度脱离行政区的司法管辖制度,保障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北京、上海和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将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强大动力。

新面孔层出不穷:杭州、北京、广州的互联网法院相继上市,上海金融法院相继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商事法院和知识产权法院相继启动...

法院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上的重要门户,已经成为当前“破”、“立”改革中维护正义的铁壁。

司法制度改革的重点是四项改革,即司法责任制、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提高司法人员的职业安全和促进省级以下地方法院对人民财产的统一管理,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了12万多名法官,使85%以上的法院人员走上了办案的第一线。一个处理案件的新机制已经有效地形成,以"让法官决定并由法官负责"。

结果丰富而壮观。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确定,最高人民法院领导的十八项改革任务已经完成。人民法院《第四次和第五次改革纲要》提出的65项改革措施全面推进。“四梁八柱”性质改革的主要框架已经基本建立,司法改革取得了显著的阶段性成果。

所有伟大的成就都需要不断的奋斗。

人民法院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党和人民的“刀柄”。只有清楚地谈论政治,我们才能确保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

国家法院一直在进行深入研究和调查,以不断提高其适应新情况和挑战以及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诚实是一个人身体的基础,责任是一个人职责的灵魂。人民法院一贯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消除司法腐败,促进公正廉洁的司法。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人民法院深入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和实践活动,“三严三实”的特殊教育,“两学一作”的学习教育,“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他们坚定了理想信念,增强了“四种意识”,增强了“四种自信”,实现了“两个保持”。绝大多数法院警察忠于党和人民的司法事业,珍视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崇高追求。他们愿意成为公平正义的实践者、为人民伸张正义的奉献者和司法改革的火炬手。70年来,人民法院不断推进革命建设、标准化建设、专业化建设和职业化建设。他们打造了一支忠诚廉洁的法院团队,以谭艳、宋玉水、邹碧华、黄志丽等一大批先进模范为代表,闪耀着法治的星空。

70年的努力见证了同样的开始。

70年的起伏,留下了辉煌的足迹。

回顾我们的成长历程,我们可以总结我们的成长,经验是宝贵的。70年来人民法院工作的发展和进步必须坚持几个基本原则:

坚定不移地坚持党对人民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始终坚持“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努力让人感到公平和公正”的工作目标,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司法权。

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公正司法的主线,认真贯彻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

我们始终坚持以中心为中心、服务大局的原则,深刻理解党和国家的重大政策,把人民法院工作与大局结合起来。

我们将始终坚持改革创新,把改革作为推动人民司法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

积极顺应科技革命潮流,实现最新科技与人民法院工作的深度融合,推进审判制度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

始终坚持党和法院的全面严格管理,坚决零容忍地消除司法腐败。

我们一贯坚持自觉接受人大监督、政协民主监督、检察机关诉讼监督和社会监督,以监督和促进人民法院工作的发展。

展望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坚持上述基本原则是人民法院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

在这多事的岁月里,我们在春秋两季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努力。

一切伟大的成就都是不断的斗争,一切伟大的事业都需要发扬光大。

70年的团结,70年的中国梦。这段历史最好的纪念就是继续书写新的辉煌。这段历史最大的贡献是创造新的更大的奇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人民法院肩负着光荣的使命和巨大的责任。在新时期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引下,让我们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勇往直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

四川快乐十二 快乐十分app 海上皇宫 1分6合彩 浙江快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