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赵春霞出局 王春江任*ST步森董事长 开启保壳之旅

赵春霞出局 王春江任*ST步森董事长 开启保壳之旅

时间:2019-11-02 16:11:49

*关于圣布森(002569)控制权的争议已经解决。10月9日晚,*圣保森宣布,2019年10月9日召开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的议案》,同意选举王春江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主席,并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春江。

这意味着前法定代表人赵夏纯出局了。在此之前,赵夏纯和东方郑恒经常在圣母院附近表演宫廷戏剧。然而,留给保尔森的时间不多了——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分别亏损3381万元和1.93亿元。如果2019年没有盈利,该公司将面临退市。

根据该公司最新的披露公告,前三个季度,该公司亏损3500万元至4000万元,同比下降619.18%-529.28%。由此可见,第四季度的圣布什恩肩负着保护贝壳的重任。

龚都戏剧经常上演。

公司在起诉大股东后撤回了诉讼。

10月9日晚,*圣保森宣布,2019年10月9日召开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的议案》,同意选举王春江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主席。任期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止。根据公司章程,董事长为法定代表人,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春江。后续公司将尽快办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工商登记手续。

此外,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任命联合总经理的议案》,任命杜新为公司联合总经理,任期与现任董事会成员相同。冯雪是公司的法定总经理,杜新是公司内部组织结构的副总经理,目的是参与公司的内部管理。

*圣布森的龚都戏剧已经上演了近3个月。直到9月16日晚,圣布森才宣布“龚都居”最近才收到非独立董事赵夏纯、冯雪、苏红、白亮、李欣、孟樊棋以及非员工代表监事潘友、韩佳的书面辞职报告。9月27日,*圣保尔森宣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东方郑恒的实际控制人王春江。

2019年5月28日,*圣保森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司法拍卖进展及权益变动的即时公告》及相关权益变动报告。买方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方式收购重庆安建韩石科技有限公司*圣釜山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2240万股股份。根据公司此前的公告,投标人杜新以2.84亿元人民币赢得了安建科技持有的2240万股*st Busen股份,买方为东方郑恒。

公共信息显示,东方郑恒成立于2007年,业务涵盖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等。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没有开展实质性业务,也没有核心企业在其控制之下。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东方郑恒总资产67.49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8791.24元。

据调查,东方郑恒的实际控制人是王春江,他直接持有公司60%的股份,通过北京汉博中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东方郑恒28.19%的股份,总持股比例为88.19%。

今年5月拍卖刚刚结束时,东方郑恒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通过二级市场或其他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当时,*圣保森在回答深交所的一项调查时表示,东方恒持有保尔森16%的股份,上海瑞智资产管理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持有13.86%。目前,不存在任何股东实际控制上市公司30%以上表决权的风险,通过对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的实际控制,可以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择或对公司股东大会的表决产生重大影响。因此,目前不存在争夺公司控制权的风险。

果然,6月24日,*圣保森宣布,6月21日,王春江受上市公司股东孟祥龙和张旭委托,李明受上市公司股东重庆新三委和张兴亮委托,要求公司董事会在2019年召开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解聘全部六名非独立董事和两名非员工监事。同一天,东方恒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重新选举监事会董事和成员,提名王春江、杜新等6名董事和邓大丰、高鹏等2名监事。

7月1日,*圣保森发布通知称,李明和王春江的授权无法核实全部授权。公司现任董事、监事勤勉、正常地履行职责。要求解雇的理由不充分。因此,未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联合提案人没有放弃,而是将这封信寄给了监事会。7月7日,公司发布公告,监事会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相关董事、监事的议案。8月14日和19日,东方郑恒先后致函监事会,要求在特别股东大会上对东方郑恒推荐的董事会和监事会进行审议。但监事会不同意将选举议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理由是该议案不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不可操作。

8月22日,保尔森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声明称,东方郑恒自成为公司最大股东以来,一直未与公司现任董事和管理层沟通。张旭和张兴亮是第一季度末的新股东。实际控制人徐茂栋在2016年前获得控制权后,重庆新三委和孟祥龙都成为了公司的股东。该公司表示,有几个方面进行了合作,并以公司董事会和控制权为目标。

该上市公司还表示,东方郑恒过去三年被吊销营业执照,未披露获得16%股份的资金来源,这使其作为上市公司主要收购方的资格受到质疑。

因此,在8月30日,*圣保尔森披露了一份收到案件受理通知书的通知。根据公告,公司作为原告,于2019年8月19日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诉状”,指控被告东方郑恒不是上市公司股东。

根据调查,东方郑恒在2016年确实被吊销了营业执照。

但是,东方郑恒在9月2日对圣保森披露的关注函*的回复中表示,过去三年没有被吊销营业执照或受到其他重大行政处罚,符合收购上市公司的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天*圣保尔森透露,9月23日*圣保尔森向法院提出撤回诉讼的申请,理由是“双方已经通过谈判解决了此事”。

前三个季度损失了近4000万元

*圣保尔森开始巡回演出

9月30日,*圣保森公布了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3500万元至4000万元,同比下降619.18%-529.28%。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和2018年,*圣保森分别录得3,381万元和1.93亿元的亏损。如果2019年不盈利,公司将面临退市的尴尬局面。

*控制权基本确定后,stbusen开始了一系列业务。9月11日,公司宣布有意收购易联华汇(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华汇”)持有的广东新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新会”)60.4%的股份。广东新会是一家持有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银行卡收付业务许可证的支付企业。通过此次收购,公司正式获得银行卡收单业务的营业执照,然后进入第三方支付业务。

同日,该公司宣布将斥资1.3亿元注册两家子公司,主要从事服装业务和工业互联网技术开发、技术服务、大数据分析、软件销售等业务。

10月9日,*圣保森宣布,该公司计划投资28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一个投资基金,投资大数据和智能零售相关领域。公告称,投资短期内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实质性影响,从长远来看,将有助于推动未来产业整合目标的实现。

留给圣保尔森的时间不多了。公司下一步将如何继续运营?10月10日,记者给圣保尔森打了电话,但截至发表时还没有人接听。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