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中国70年的世界印记|坦赞铁路见证中非“全天候”友谊

新中国70年的世界印记|坦赞铁路见证中非“全天候”友谊

时间:2019-11-01 13:39:19

[编者按]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越来越大,国际社会也有同感。《参考新闻》发布了一篇关于“新中国世界标志70年”的专题报道。在中国走向世界、融入世界和领导世界的70年中,中国访问了历史事件发生的地方,采访了历史事件的见证人,从世界的角度以故事的形式系统地概述了中国与世界的多层次互动历史,介绍了中国对世界发展的巨大贡献。1970年10月至1976年7月,中国修建了坦桑尼亚-赞比亚至非洲铁路,这已成为中非传统友谊的象征。这篇文章讲述了中非人民为修建坦赞铁路而共同奋斗并建立深厚友谊的故事。

“当我们到达坦桑尼亚时,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参观这座山进行勘探和选址。山里长满了荆棘和杂草,可以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狮子和犀牛经常不经意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是非常危险的。当地政府指派的两名保安每人携带一支冲锋枪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86岁的江皮强是中国铁道部骨干成员之一,他最早被派往坦桑尼亚参与坦赞铁路建设。1969年,成立了铁道部建设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工作组。铁道部建设局(现中国铁路建设工程集团)是当时修建坦赞铁路的主要力量之一。同年6月,第一建设旅先遣队被派往国外。蒋皮强就是其中之一,从1969年8月到1975年9月,他参加了坦赞铁路的建设。

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对外援助项目之一。建设始于1970年10月,于1976年7月完成。这条铁路东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中部省份的辛卡皮里姆博斯。全长约1860公里,由中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勘察、检查、设计和施工,并帮助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政府组织施工。此后,中国政府一直以技术合作的形式协助铁路运营。

五万多名技术人员在前线作战。

根据历史记录,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在1960年代独立后,为了发展其国民经济,支持南部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化以及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迫切需要找到一条新的运输路线。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最初寻求西方大国和苏联的帮助来修建铁路,但都被拒绝。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首次访华,并表示希望请中国建设坦赞铁路。从战略角度来看,中国领导人同意修建这条铁路。

1967年6月访问中国时,赞比亚总统肯尼斯·卡翁达还询问了中国政府对坦赞铁路建设的看法。中国明确表示愿意投资建设,并强调这是对广大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化以及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支持。与此同时,它帮助非洲国家发展国民经济,巩固国家独立。1967年9月,中国、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政府代表团在北京正式签署了坦赞铁路建设协议。

中国政府慷慨无私地在经济不景气时帮助建设坦赞铁路。在特定的历史和时代背景下,这种“勒紧裤带”的外援是对新独立的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最强有力的支持。坦赞铁路的建设促进了两国的经济发展,支持了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促进了中非经济技术合作,对中非友谊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为了建设坦赞铁路,中国政府提供了9.88亿元的无息贷款,运送了约100万吨各种设备和材料。施工期间,中国派出5万多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参加施工。在高峰期,大约有16,000名中国人员在现场工作。

根据中国铁路建设工程集团向“参考新闻”记者提供的信息,坦赞铁路沿线地形复杂。这条铁路必须穿过一些山脉、峡谷、湍急的河流和茂密的原始森林。一些路基、桥梁和隧道地基由淤泥和流沙构成。铁路沿线的许多地区荒凉无人居住。野兽经常出没。整个工程规模巨大,技术复杂,施工条件极其困难。

蒋皮强回忆说,在工厂建设过程中,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第一,道路问题。当时没有公路,物资运输特别困难。我们不得不在爬坡时打洞修路,否则材料无法运进。第二,草案问题。它主要吃雨水和河水,没有检查的条件。下雨时,到处都是泥,不可能去旅行。卷起帐篷收集雨水,储存在一个干净的大油箱和盆中,沉淀并用明矾净化后饮用。

蒋皮强说,生活环境也很困难。晚上,非洲蚂蚁会爬上帐篷,爬到床上,爬上脸,爬上胳膊,咬一口就会在心里造成一个大疙瘩,让人无法入睡。他说工人们慢慢意识到应该收集和掩埋食物垃圾,应该在院子周围撒一圈柴油来驱赶蚂蚁。为了预防疟疾,他们一周吃一次药,但还是会生病。蒋皮刚带来的数百人中,几乎每个人都得了疟疾。

中非人民被“友谊之路”所束缚

这个被一些非洲朋友称为“友谊之路”的伟大工程,在许多当地人和中国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两位老非洲人的中文名字分别是马库姆和马萨尔。他们在中国学习,后来在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局工作。两位老人在坦赞铁路上工作了30年,从新开通的坦赞铁路的第一批员工到成为坦赞铁路最资深的专家。这两位老人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都花在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的运营、货物运输、设施维护和技术培训上。

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于1970年开始建设后,为了培训当地铁路相关管理人员,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多次派留学生到中国学习。1972年,马扎尔(mazar)、马库姆(Makombe)和其他98名坦桑尼亚学生被派往中国,在北京学习铁路管理、货物运输、客运、危险品处理等铁路相关专业知识。

1976年,马库姆和马扎在完成学业并取得优异成绩后回到中国。那是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竣工并投入运营的一年。马库姆和其他人被指派到铁路局负责铁路运输管理,直到2005年。

这两位老人对铁路和中国人有着深厚的感情。2008年,得知中国铁路建设工程坦桑尼亚公司招聘翻译后,两名退休员工被招聘为中国铁路建设工程公司员工。通过毕生的实践,他们实现了“扎根铁路”、“服务铁路”、“回馈铁路”和“奉献铁路”的目标。后来,由于身体原因,Makombe辞职回家休养,而mazar仍在公司工作。

73岁的中国援助工作者张赵石于1971年开始参与坦赞铁路建设达六年之久。他谦虚地告诉《参考新闻》(Reference News)的记者,“我对坦赞铁路的建设贡献不大,只是带领非洲朋友工作了半年,从他们那里学会了当地的本巴语,然后做了五年的“当地翻译”

"我仍然记得告诉当地人关于中国电影的事。"他说,“当时,项目部经常放映一些从家里带来的电影,如《南北战争》、《地下战争》、《地雷战争》、《英雄与女儿》。根据当时的外交条例,当地人没有被特别邀请去看他们,但他们没有拒绝去看他们。每次放映一部电影,许多当地朋友都会来看。”张赵石用他现在学的当地语言向他们解释了这个阴谋,这种语言很受当地人民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