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一个韭菜的自我修养

一个韭菜的自我修养

时间:2019-10-31 12:20:00

虞雯城

今天的周末不开放,但它是一个工作日。让我们和你分享一些投资想法。有些人认为这种东西太没用了。事实上,它不是那种一旦被带来就可以使用的东西,但是它可以指导实践和行为,正如一个人的行为是由他的三种观点决定的一样。那么让我们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

股票市场大致分为两组——价值组和技术组。价值组主要基于基础分析,技术组主要基于图表分析。有人说价值派是好的,因为格雷厄姆、巴菲特和罗杰斯……技术派会反驳我们有索罗斯、利弗莫尔和奥奈尔……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最杰出的投资大师。

有一点可以肯定,从股票市场诞生之日起,这两个分支就互不相容,互相看不起。

技术官僚指责估值师“事后聪明,像事前的猪一样”。估值师常常不得不等到市场上涨后才开始喊更多。当市场开始下跌时,它开始大叫,当预测未来时,它动摇了,它的态度也不明朗。

价值派认为技术派没有逻辑依据:公司的业绩和宏观经济决定股票价格趋势。技术派只在磁盘表面画一张图片来判断是上升还是下降,这简直是荒谬和不合理的。

资料来源:图片网络

事实上,争论谁高谁低是没有意义的。俗话说,捉到老鼠的猫是一只好猫。有些人两种方式都赚钱。因此,找到合适的方法是根本问题。

最近,我重读了利弗莫尔的两本书《股票名作》和《聪明的投资者》,感觉完全不同,所以我想通过这两本书的不同来区分这两所学校。

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是上个世纪最杰出的交易者,他们都是大师。他们的交易理念和交易方法大相径庭,是两个交易学派的代表。利弗莫尔代表早期的技术专家,格雷厄姆代表早期的估值师。

利弗莫尔的代表作是《如何交易股票》,另一本相当于利弗莫尔的传记是埃德温用利弗莫尔自己的口吻写的《股票经营者的回忆》。后一本书在中国比利弗莫尔本人更出名。《如何交易股票》是利弗莫尔在60多岁时写的,当时他最后一次破产。它详述了他的交易哲学、交易规则和交易方法。

格雷厄姆比利弗莫尔晚17年,出生于1894年。利弗莫尔挣第一个一百万美元时,格雷厄姆还在高中。然而,格雷厄姆是个恶霸,20岁就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了。相反,利弗莫尔上学不多,从14岁开始交易。格雷厄姆的代表作包括《证券分析》和《聪明投资者》。证券分析主要介绍具体的分析方法和技术。聪明的投资者特别注重投资概念的描述。

我上面提到的书都被誉为投资界的圣经。格雷厄姆在中国的个人声誉不是很大,但他的一个学生名叫巴菲特。可以说,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是基于格雷厄姆的思想。

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的本质区别在于他们对证券本身的认知。利弗莫尔认为,证券价格和它所代表的资产价值是分开的,每个都有自己的操作规则,没有必然的影响关系。证券价格只受交易者情绪的影响。

“如何交易股票”根本没有提到价值分析,也不关心证券的内在价值。这可能与利弗莫尔的经历有关。他早年辍学,完全从市场中长大。贴现现金流模型和财务报表分析等方法需要系统的研究和积累一定的知识,否则他根本不关心这些问题。

书中有一点是,即使内在价值高的证券也可能变得毫无价值,内在价值研究也毫无意义,因此利弗莫尔的交易只基于市场信号和价格趋势。

另一方面,格雷厄姆认为,证券的价值是它所代表的资产的价值,证券的市场价格是其内在价值的体现,资产的内在价值决定了其市场价值。格雷厄姆把注意力集中在资产和公司本身上。虽然短期内证券的市场价格会受到交易者情绪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证券价格肯定会回归其内在价值。账面证券是分析证券内在价值的具体方法。

格雷厄姆并不关心证券的市场价格,而是试图找出市场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证券,这就是著名的安全边际。

资料来源:图片网络

以上是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在交易概念上的根本区别,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交易方法的差异。

利弗莫尔强调操作中的关键点。证券价格总是沿着市场阻力最小的方向波动。一旦价格突破关键点,就意味着新一轮市场的开始。这一关键点也成为利弗莫尔最常见的运营机会。陶氏理论在利弗莫尔时代没有出现。没有蜡烛图和我们今天拥有的如此多的技术指标,营业额已经成为利弗莫尔所指的最重要的指标。对利弗莫尔来说,交易量对于股票就像燃料对于发动机一样重要。他从交易量来判断趋势和变化。

由于利弗莫尔交易方法的性质,严格的止损和测试头寸是必不可少的,市场不可能每次都准确预测。一旦市场方向与预期不一致,无论原因如何都要果断止损,即使止损在未来是不必要的。出于同样的原因,利弗莫尔的额外职位也同时增加。只有当第一个头寸有利可图时,才能增加头寸。

格雷厄姆不在乎关键点,他的交易基础只有一个,不管它是否足够便宜,只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它就有投资价值,不管证券价格的趋势如何。销售基础也是如此。如果它高于其内在价值,它将被出售。

这种操作的特点是无止损操作,短期波动从长期来看是没有意义的,增加仓位的方式也是逆势的,也称为倒金字塔。格雷厄姆的方法听起来比利弗莫尔的更简单、更愚蠢,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证券估价是一个极其专业的过程,需要很高的知识水平,一般人没有这种能力。

这是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的主要区别,但他们也有一些共同点,主要是在情感管理和基金管理方面。

巴菲特有句名言,当别人害怕我时,我很贪婪,当别人贪婪时,我也很害怕。作为价值投资的代表,巴菲特清楚地认识到人性在投资中的作用。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在这方面有着相同的认知。他们都在书中强调理性的重要性。交易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保持理性。无论你如何交易,只要你在交易过程中受到人性的影响,结果肯定是悲惨的。交易者应该清楚地理解他做了什么以及背后的逻辑。一旦他制定了一个好计划,他必须毫无折扣地严格完成。

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也给出了同样的方法来保持理性,并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避免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在交易频率上也惊人地一致。这本书提到他们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只有几笔交易。

资料来源:图片网络

就资本管理而言,他们都提到了一个原则,即损失不应大到足以威胁到本金。对商人来说,校长就像士兵手中的子弹。只要校长还在,就还有机会。

如果你用武术来形容利弗莫尔和格雷厄姆,利弗莫尔就像独孤九剑,专注于招式,格雷厄姆就像九阳魔法,专注于内力。难道独孤九剑一定要打败九阳魔吗?我不这么认为。这取决于谁在练习。谁说练完独孤九剑就不能练九阳的神力了。如今,市场上大多数优秀的投资者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根据当地情况调整措施。

最后,投资是一条无尽的路。只有不断学习和提高,我们才能不被市场淘汰。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