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男篮病了,CBA该吃药吗?

男篮病了,CBA该吃药吗?

时间:2019-10-17 18:13:20

重大体育事业1932,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温|福郑好

体育商业记者

中国有句古话,“大人打喷嚏,小孩感冒”。当应用于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中国体育时,描述国家队和联赛之间的关系似乎太过分了。中国男篮在2019年篮球世界杯上主场作战,仅排名第24位,引发了全国的强烈抗议。舆论汹涌澎湃,就像黄河决堤并开始爆发一样。在批评明星球员的基本技能和教练的现场指挥时,负责运送国家球员的cba联赛也未能幸免。各种批评激增。

必须承认,从体育产业运行逻辑的理想角度来看,国家队和职业联赛是两个不相关的运行逻辑。毕竟,国家队追求的是成就和荣誉,而职业联赛追求的是商业收入的最大化。这两个目标不一致。当国家队生病时,联赛将吃药。当国家队输了,cba联赛将进行各种调整。从理论上讲,这是一个典型的游戏。

相比之下,本届世界杯的美国男子篮球“梦想13”队虽然仅名列第七,却创造了美国男子篮球队国际比赛史上最差的成绩。美国的公众舆论也在高涨,但即使是最尖锐的评论也不会质疑nba的虚假繁荣和nba联盟培养高水平明星的无能。换句话说,美国男篮的表现与nba的运营标准没有直接联系。这种认知逻辑基于高度发展的nba职业水平,这也是全世界职业体育联盟追求的理想状态。

不幸的是,与高度发达的美国体育产业和拥有73年以上历史的nba相比,中国体育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cba联赛即将进入第25个年头。联盟品牌的声誉和可信度还没有达到nba的高度。自然,操作水平很容易受到质疑。这直接决定了中国国家队的表现不能完全脱离职业联赛的运作。特别是,我国长期以来一直奉行“为奥运争光”和“把奥运放在首位”的战略。国家队的表现和荣辱兴衰的影响远远超过了职业联赛发展初期。两者紧密相连,荣辱与共,而且往往各自繁荣,各自受损。

过去,每当中国男篮在国际比赛中取得好成绩时,cba联赛在赛季期间往往会在招商引资、收视率、观众出勤率等方面表现出可喜的成绩,cba明星球员的赞助收入也有上升的趋势。然而,一旦中国男篮锦标赛破裂,联赛和明星球员不仅会受到业务收入和注意力、声誉等方面的影响。,还要被迫反思联赛的运行水平,然后推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调整措施。既然“大人打喷嚏,小孩感冒”,那么“国家队生病了,联赛应该吃药”就成了一种无奈而无可辩驳的方法。

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社会加速了转型。中国传统的三级人才培养体系已经趋于瓦解。体育学校和传统精英篮球学校等基层人才培养机构正在逐渐消失。在这种背景下,众所周知,促进体育与教育的结合,允许篮球进入校园,扩大篮球选拔基础等措施是解决中国篮球运动成绩不佳的根本出路。然而,这些问题太大,中国篮球协会甚至国家体育总局都无法单方面推动。此外,即使能够实施,它们在短期内也会非常有效,而且在不久的将来也无法缓解口渴。在了解中国篮球协会的困境后,“国家队生病了,联赛应该吃药”的策略虽然有些僵硬,但无疑是现阶段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已经成为cba联赛的一种普遍做法。

亚运会逆转,cba需要四分之一的压力

2002年,中国男篮在世界锦标赛和釜山亚运会上惨遭失败。国家队队员最受批评的一点是,他们不会突破全场紧逼,在紧逼的情况下犯错。特别是在釜山亚运会决赛中,中国男篮在韩国遭遇大逆转,第四节只剩一分钟领先七分。原因是韩国在第四节和加时赛举行了疯狂的全场紧逼。中国男篮犯了一系列令人遗憾的错误。此外,我们的球员在第四节最后一分钟也没有罚球。总之,面对媒体,中国男篮队员尤其慌乱,犯了各种低级错误。

由于全场紧逼的“三把利剑”、急停跳投和快攻曾经是中国男篮的独特技能,罚球是我们的得分问题。结果,中国男篮失去了传统,死于得分问题。结果,不仅媒体和球迷批评cba球员当时基础技术薄弱,而且中国篮球协会邀请的著名主持人也批评中国男篮在脉诊中失去了“三剑”的传统。就连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袁伟民对此也非常不满,在亚运会总结表彰大会上专门点名批评了中国男篮。

在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经历后,在接下来的2002-03赛季开始之前,cba引入了一个新政策:球队必须在每场比赛中全力以赴。这项新政策一出台,就引起了广泛的批评。舆论普遍认为,现场攻防策略应由教练团队根据实际情况来处理,而不是通过行政指令来强制执行。教练们也抱怨这一点,明星球员也抱怨这将影响他们的身体分布,导致弱攻击。因此,当两个队相遇时,他们经常会改变他们的目光,彼此的“表演”部分非常默契。整场比赛势均力敌。一些弱队甚至更敷衍了事,开很多玩笑。只有少数像蒋兴全这样的老派教练同意这一举措,并在日常训练中反复强调。

虽然许多球员对2002-03赛季“每场比赛一场全场紧逼”的规则敷衍了事,但事实证明,这使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紧逼的节奏。最直接的证据是2003年亚洲锦标赛的决赛。在决赛中,中国男篮再次与韩国队相遇。当亚锦赛在哈尔滨举行时,姚明要求火箭队休假参加新赛季的训练营,为韩国报仇。由于亚锦赛涉及到雅典奥运会直播权的重大问题,而且决赛恰逢国庆节,组委会和篮筐管理中心都做了大量的后勤支持和外交公关工作,希望为国庆节带来一场愉快的胜利。

尽管中国男篮将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时间结合在一起,姚明和李楠内外都有全面进攻(姚明拿下30分18个篮板,李楠上半场拿下21分26分),韩国人的凶狠防守和犀利的三分球并没有扩大差距。然而,在关键的第四季度,韩国再次全力以赴。比赛只剩下五分钟了,韩国队以82比83获胜。中国篮球在釜山失利的噩梦似乎又回来了。

在关键时刻,老后卫蒋兴全冒险雇佣了琼斯·范斌和焦健。面对韩国媒体,两人并没有惊慌失措,最终通过得分和罚球稳定了局势。特别是范斌,他用稳定而熟练的运球打破了韩国媒体的记录。虽然媒体赞扬了老蒋惊人的胆略和范斌·焦健的胆略和粗心大意,但很少媒体注意到姜瑜赛后的评论,“事实证明,联赛专注于全场紧逼是正确的”。

Cba奥运会筹备工作让步,李元伟宣布缩减联赛

在担任篮球管理中心主任期间,李元伟为cba联赛的稳步发展付出了很多努力。在任期间,他尽最大努力避免因国家队在一个城市和一个地方的得失而干扰联赛的稳定发展。为此,他推出了纲领性文件《北极星计划》(Polaris Plan),希望系统地推进联盟的专业化。虽然这份文件中的许多计划和参考文献在当时过于先进、激进和理想化,甚至现在许多措施还没有得到实施,但必须承认,cba家庭的专业观念在这一时期有了显著的改善。当然,cba能够稳步推进职业改革,也有赖于当时中国男篮比赛的相对稳定的成绩。中国世界著名篮球巨星姚明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

这并不是对李老改革努力的不尊重,但客观上,李元伟篮球中心主任的职业生涯和姚明球员的巅峰时期确实是全面重合的。姚明的存在保证了国家队比赛结果的相对稳定,为李元伟推进cba职业改革赢得了稳定宽松的外部环境。在此期间,cba完全放开了对外援助限制。卸任前,李元伟还特别推出了2008-09赛季的亚洲外援政策,该政策允许上赛季联赛垫底的四支球队除了双重外援之外,还引进了亚洲外援。大量外援进入联盟后,cba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显著提高。

虽然在李元伟时期,为了国家队的暂时成就,有可能避免干扰联盟的稳定发展,但有时为了国家队的整体局势,有必要作出牺牲。2006年,中国男篮去欧洲打了一系列败仗。时任中国男篮教练的朱纳斯(Junasz)抛出“九个问题”,质疑cba联赛训练中的低水平竞争。从那以后,中国男篮在日本世界锦标赛中只排名第15位(如果不是王师鹏奇迹般的胜利,它可能已经创造了一个可耻的记录)。在这种背景下,李元伟从负责人那里得到指示,cba联赛太低了。为了确保中国男篮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cba联赛应该让位于国家队。

因此,在2006-07赛季开始前,为了给中国男篮争取更多的训练时间,增加与世界顶级球队的热身赛,李元伟被迫宣布cba联赛收缩。2006-2007赛季和2007-2008赛季取消了南北分裂。一个赛季缩短了28天,比赛总数减少了112场。cba赛季的收缩引起了很多批评。

男子篮球队在亚洲的失败和cba对外国的限制为其对外援助政策赢得了赞誉

如上所述,2002年亚运会的失败直接导致了2002-03赛季“必须全力以赴”的争议性规定。从那以后,李元伟时代的cba联赛为筹备北京奥运会而大幅缩减。如果cba实行全场紧逼,cba赛季缩减以增加国家队训练时间,这些措施仍然侧重于帮助当地球员进行基本技能训练,那么随着cba联赛外援限制的全面放开,外援成为事实上的联赛领导者,一旦中国男篮失利,cba的新政策开始试图从限制外援的角度来解决问题。

2009年,中国男篮在天津输掉了亚锦赛。伊朗取代韩国成为我们在亚洲的头号威胁。从那以后,尽管中国男篮在2010年和2011年的亚运会上险胜,但在2013年的亚锦赛和2014年的亚运会上,他们仅是历史上第五差。中国男篮在亚洲的主导地位不稳定,“亚洲二流理论”一度盛行。中国男子篮球队的问题被放大了。中国男子篮球队一直存在人才缺口。据信,中国球员缺乏成长机会是由于外援主宰了联赛和其他一切。因此,李元伟时代对外援助政策的全面自由化以及自2008-09赛季以来实施的亚洲和外交政策已经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外界也呼吁加以限制。

姚明是亚洲限制外援的最强有力的倡导者。由于外援在亚洲的持续时间不受限制,许多著名的中国篮球运动员认为,虽然这一体系可以帮助弱队提高成绩,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亚洲对手训练自己的士兵。2011年,时任上海男篮投资者的姚明率先提议取消亚洲额外名额,但其他球队不同意。在2012-13赛季开始前的一次联赛会议上,老板们经过激烈辩论,最终决定保留亚洲外援,但如果球队不进口亚洲外援,可以使用双倍外援达四个季度七次。

中国男篮2013年在马尼拉失去亚锦赛冠军,仅排名第五的消息让全国义愤填膺。在接下来的2013-14赛季,姚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支持中国男篮的态度,他的上海男篮主动放弃了利用亚洲和国外的资格。然而,2017年姚明成为中国篮球协会和cba主席后,cba决定逐步减少有资格使用亚洲和外国的球队数量,直到他们最终放弃使用亚洲和外国的政策。

就双外援的常规长度而言,cba联赛多年来一直在变化,每两年就改变一次规则。此外,当其他球队面对中国国家队八一男子篮球队时,有单独的外援限制。甚至许多资深粉丝和媒体人士也可能无法确切地说出某个季节的外援规则。作为竞争产品,核心要素不断调整,不利于用户忠诚度的培养。正如餐馆总是调整菜肴的成分一样,不可能有大量稳定的老顾客。

在2011-12赛季开始前,cba需要四个季度六个人倍的外援,而面对整个中国队的八一男篮需要四个季度五个人倍的外援。中国男子篮球队在2014年经历了一场重大变革,仅排名第五,因为其队员太年轻,无法击败仁川亚运会。在接下来的2014-15赛季,尽管cba联赛四个季度和六次保持了相同数量的双外籍球员,但它被迫规定第四季度只允许一名外籍球员参赛。

客观地说,自从cba实施外援制度以来,cba当地球员确实获得了更多的训练机会。但对于cba团队投资者来说,每个赛季他们都花很多钱雇佣两名外籍球员,但通常只有两名才能得到一名外籍球员,这是对资源的严重浪费。因此,从cba职业联赛的投入产出比来看,限制外援对职业联赛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举措。然而,从国家向本国输送人才的荣誉感来看,现阶段似乎没有办法限制外援。近年来,苏群等篮球专家也呼吁进一步限制外援,实行单一的外援制度,每支球队只雇用一名外援。

龚明路的男子篮球队可能会考虑回到cba后入籍

当然,一些专家认为雇佣高水平的外援是cba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方式。真正有益的方法不应该是限制外援,而是提倡运动员在日常训练课上积极与外援竞争,勇于“与狼共舞”。龚明路经常呼吁cba俱乐部加强对本土球员的管理,迫使他们向外国球员学习先进的训练方法和技巧,从而提高球员的训练强度,加强他们的职业自律,从而向外国球员学习,模仿他们,对抗他们,超越他们。如果中国球员能够在日常训练课上赶上甚至超过外国球员,为什么他们总是担心外国球员会占用当地球员的比赛时间和在关键时刻比赛的权利?

在呼吁cba俱乐部加强对明星球员的管理时,远没有朱纳斯的“九个问题”,几乎龚明路哀叹国家队球员一回到联盟,体能储备水平就会下降。这些著名的教练都很困惑。理论上,国家队教练只需要负责训练球员的战术配合。球员们已经在联赛中训练了他们的技能和体能。但事实上,每次一个国家训练,教练总是花很多时间来整理运动员最基本的身体和基本技能。此外,每当国家队设法保持的训练强度回到俱乐部,它就“回到解放前的一夜”,下一次训练将从头开始。

八一男篮今天的教练,中国男篮前“移动长城”之一的王知止,也对cba球员的管理问题感到非常苦恼。他曾经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感慨:要是八一队的球员能利用他们的比赛能量来练习就好了。八一男篮队员都是现役军人,这让知止感觉很深刻。在其他cba俱乐部,球员的日常训练态度是可以想象的。

归根结底,我们俱乐部还是太喜欢明星球员了。无论是最初的选择还是后来的培训和管理,他们都是天才。选择只取决于纸张的高度和速度等条件,选择后会小心谨慎,但我们不敢从难度、严重性和大量训练的角度来控制我们的明星。这使得我们的年轻明星看起来有杰出的才能。在进入职业联赛之初,他们有独特的天赋。结果,几年后,他们陷入了瓶颈,甚至失去了足球技能而没有前进。结果,出现了“又高又瘦”、“又快又弱”、“又慢又软”、“又累又快”等畸形问题,令人遗憾。

必须指出的是,在国家青年队时期,周琦、赵奇伟等人带领球队获得了世界青年锦标赛第七名,这相当于中国五人制男篮在世界比赛中的最佳成绩。虽然年龄问题是所有前全国青年都无法回避的争议,但根据所有前全国青年的成功率来看,周琦和赵奇伟的全国青年选手本应受到cba的调和,导致类似1994年黄金一代的人才爆发。在赢得2015年亚锦赛后,篮球明星们普遍认为,通过cba的训练,周琦和其他人将在四至五年内迎来职业生涯的黄金时代,并有很好的机会在2019年世界杯和2020年奥运会上大放异彩。但是现在结果给了我们一个打击。

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客观层面上的种族差异。无论cba联赛有多长时间,当外国球员的绝对天赋明显更好时,本土球员很难成为球队的战术核心。鉴于入籍在世界体坛越来越受欢迎,cba现在客观上以外援为主,中国男子足球队顶住了带头入籍的压力。因此,中国男篮希望继续在世界比赛中占有一席之地。从务实的角度来看,归化的选择应该得到考虑,不应被狭隘的民族自豪感所蒙蔽。

走出行业的桎梏,看看目前中国的民生行业,还有多少其他行业已经实现了完全的国家知识产权?中国品牌在手机销售方面领先世界,但不幸的是,一旦芯片供应受阻,就没有出路了。中国近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消费国,但最畅销的汽车总是中外合资企业……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几乎所有行业都离不开“本土化”这个词时,我们为什么要强调体育领域所谓的血液纯净和精神纯净呢?此外,体育运动中的种族差异是如此明显和客观,以至于很难用纯粹的意志来克服它们。我们相信cba在未来成为高度专业化的国家队后,一定会为国家队带来划时代的超级巨星,但是等待米饭煮熟的中国男篮能等得起吗?实现后,中国篮球协会将每五年举行一次大选。中国篮球协会和姚明能等得起吗?

简而言之,从纯粹的理想状态来看,cba联赛和中国男篮应该而且必须是一种积极的指导关系。也就是说,只要cba联赛发展良好,就一定会不断为国家队提供高质量的人才,国家队的优异成绩肯定会在关注度和声誉方面回馈联赛,这也是李元伟大力提升cba职业化的逻辑和动力。然而,事实上,自从cba联赛1995年成立以来,对于cba联赛和中国男篮国家队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真正统一的认识。

辛兰成和李元伟分别回答了历史难题。姚明应该走哪条路?

在国家体育委员会的初期,国家队和联盟被分成不同的部门。cba联赛由国家体委二师篮球部进行,中国男篮的日常训练由国家体委训练局进行。此后,国家体育委员会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1997年,篮子控制中心成立。联赛和国家队由篮协控制中心统一负责。辛兰成担任篮子控制中心的首任主任,李元伟、许川等人担任副主任。1998年,篮球管理中心强烈邀请著名篮球运动员、cba队高级官员和高级记者到北京郊区桃花山庄开会,试图理顺联赛和国家队的利益,统一大家的认知。

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一位人士说,会上提出了许多意见,也有许多不同意见。然而,从大的角度来看,会议上留下的两个宏观问题没有得到答案,这最终困扰了整个中国篮球20年。首先,联赛应该如何为国家队培养人才?第二,cba联赛冠军问题。(详情请参加我的书:辛兰成的真实档案和他身后的国家体委20年改革)

当中国篮球协会在2017年授予cba公司经营cba联赛十年的权利时,第二个问题得到了明确的回答。然而,第一个问题仍然没有明确的答案。诚然,cba正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和专业化,但人才培养质量远低于想象。过去,旧的三级梯队系统为中国篮球训练了刘宇东、姚明、王知止、胡卫东、孙俊、郑武、巴特尔和朱郁芳等巨星。然而,在cba发展了25年后,很难出现这样划时代的超级巨星。活跃的国家队球员,如易建联、周琦和郭艾伦,在进入cba之前都很出名。除了易建联,周琦和郭艾伦没有在cba时代取得预期的惊人进步。

近年来,人们指责cba的外国球员占用了当地球员的比赛时间。然而,在桃花山庄会议期间,许多与会者认为联赛的训练管理水平太低。甚至国家队队员也被要求在国家队训练中进行高水平的训练。然而,一旦他们回到当地球队,他们吃麻将,打麻将,成为空姐,优秀的人才被毁了。无论是进一步完善联赛管理,加强梯队建设,还是加强国家队和国家青年队的训练频率,这都是桃花山会议未能达成共识的问题。李元伟选择相信cba的职业化进程。他认为,随着cba职业化体系的日趋成熟,俱乐部将向国家队输送高素质的人才。另一方面,辛兰成从未信任cba俱乐部管理的质量。他更愿意专注于培养国家青年梯队的优秀人才。

前者符合产业逻辑,也属于理想状态下联赛与国家队的正常关系。它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此外,中国男篮不需要承担人才培养的费用,可以将借用的原则运用到cba明星身上。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俱乐部的管理水平参差不齐,超出了中国男篮的控制范围。cba只能接受任何标准的所有人才,人才培养过程是不可控的。

至于新兰城的国民青年长期培养模式,好的方面是可控的。篮球管理中心可以把最好的训练竞争资源放在这些优秀的青年人才身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优秀青年人才的成功率。只有通过国家青年队的长期训练,郭艾伦、王哲林、周琦、赵奇伟等青年人才才能真正脱颖而出。特别是赵奇伟,起初无法在cba辽宁男子篮球队打球,但他在国家青年队早期的表现赢得了龚明路的信任。最后,他在国家队第一名,这在一段时间里是个好故事。每个人都感慨:在要求cba为国家队培养人才半天之后,国家队反而为cba培养了人才。

但新兰成模型的问题也很明显。这是一个可持续性差的重资产模型。篮球管理中心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国家青年梯队和国家青年训练竞赛水平。然而,篮球有限的预算是一个很大的限制。有限的预算决定了能够接受这种精英培训的人数是有限的,这种模式是无法复制的。

2017年,姚明从前cba队老板变成了中国篮球协会主席,他无法回避曾经困扰中国前篮球领袖辛兰成和李元伟的问题。尤其是作为世界杯东道主的中国男篮,创造了历史上最差的排名。这种残酷的形势突然唤醒了许多中国篮球运动员,迫使每个人重新认识到cba联赛输送到国家队的人才质量总是无法控制的这一持续问题。在李元伟时代,姚明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国家队的表现,这让李元伟轻松推进了联赛的职业化进程。然而,在姚明成为中国篮球队的队长后,中国男篮在国内的表现并不如预期,但给了中国篮球协会一个打击。外界担心姚明的糟糕表现会减少他推进联赛改革的空间。

谢天谢地,负责联系中国篮球协会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最近表示,中国男篮的糟糕成绩是改革的阵痛。改革要取得成效需要时间,体育总局将加大对中国篮球协会改革的支持力度。“改革是痛苦的,需要时间。通过本届世界杯,我们必须正视差距,跟上世界潮流,增强信心。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应该通过改革来解决。国家体育总局不会干预篮球协会的工作,并将以更大的决心和力量支持中国篮球协会的改革努力。”(详情请参阅:李楠在罗生门辞职)

姚明在世界杯期间也明确表示,中国篮球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其糟糕的成绩需要通过改革的决心来加强。因此,中国篮球协会和cba一定会进一步加强各项改革。然而,竞技体育最终取决于结果。成功和失败的逻辑是非常现实的。如果姚明想获得一个更宽松的改革环境,cba球队可能首先会问自己:cba将来能培养出新一代的姚明吗?面对如何理顺cba联赛与国家队的关系,以及前两位领导人留下的两条道路这一历史问题,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的姚明应该做出什么选择?有必要中和两位前任的做法吗?

注:本文使用的图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