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故事:心上人考中状元来家里提亲,我开心跑去却被告知娶的不是我

故事:心上人考中状元来家里提亲,我开心跑去却被告知娶的不是我

时间:2019-10-16 23:24:29

当我的爱人回家提出考试一等奖时,我跑得很开心,但被告知我不是要结婚的人

他一步一步走向轿子。警卫正在仔细检查他的身份,没有人敢阻止他。

直到轿子的窗帘拉开,一只手指关节清晰的手伸到她的头上。

"宋景炎."苏玉妍用他的声音给他打了一个微弱的电话。他的声音说不出他有多冷漠:“我的头只能被我丈夫抬起来。”

手突然僵硬的瞬间,很久很久,只要时间还会停留,就突然放下。

“颜瑜,你将成为一名公主。”宋景炎的声音带着哽咽,连眼睛都红了几分钟。但他强忍着微笑说,“我结婚时你不想见我,但你结婚时我想见你。

我知道你今天一定很漂亮,但不幸的是你看不到你的美丽。我只希望你将来有一个满月和一个爱人陪你种花,蔡和,祝你长寿。"

苏玉妍压住眼里的泪水,回答道:“我会的。”

苏景炎退后两步,让路给大路:“下官苏景炎代表妻子来送公主出嫁。愿公主和君主在未来的一百年里婚姻美满。”

唢呐响起,轿车又启动了。

似乎没人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何宇回头,看见宋景炎追着轿子走了几步,却一不稳摔倒在地上。他谦卑地躺在满是泥巴的地上,久久不能爬起来,只有眼睛淡淡的一直盯着红色轿车的方向。

她不忍轻轻地垂下眼睛。

直到他走远了,宋景炎的身影才变成了尘土中的黑点。

苏玉妍只是默默地掀开盖子,回过头来,仿佛她能再次看到这个少年,也是她此生唯一希望他为她掀开盖子的男人。

“当我们将来变得亲密时。”那个穿粉色衬衫的女孩微笑着眯起眼睛,躺在绿草地上,看着星星随风而变。

“春天花开的时候,我要和你一起在院子里种花做蛋糕。夏天,你陪我坐船去摘荷花和莲子。晚上,我可以一起看星星。它和今天一样美丽,而且将是一个漫长的生命。”

这位英俊的年轻人转过头,用一种温暖的感觉放松了嘴唇。

"我们必须度过一个满月,一起变老."

她眨着布满星光的眼睛,明亮地看着他。“宋景炎,你好吗?”

宋景炎看着远处越来越远的轿子,突然捂着眼睛抽泣起来。

“好吧,你说什么都可以。”

他在梦中回答了她数万次,但最终他只能得到另一个人的帮助。

自从宋景炎成为公主后,苏玉妍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她只是断断续续地从何宇听到这件事。

他在十年内升任首相,从那时起他从一千人降为一万人。

然而,苏宁和他的大儿子洪松没能享受到他的好运。他们很早就受伤并失去了生命。

当我妹妹走后,所有姐妹都会去参加葬礼。

苏玉妍央王陪她去了,但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她不得不单独带何宇去首相办公室。每年的这个时候雨太吵了,她的衣服都湿透了。苏玉妍忍不住收集她的雪白斗篷。

他抬头看着宋景炎的眼睛。他穿着丧服。失去妻子和儿子的痛苦使他非常沮丧。当我看到她时,我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然后我低下头说,“谢谢你,公主,来给我妻子上香。”

“我妹妹很幸运。”苏玉妍用手帕压住眼角溢出的泪水,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

她走进灵堂,亲自给她妹妹涂油,她妹妹过去并不亲近。

当人们像熄灯一样死去时,过去的感激和怨恨就随着这根香柱一起散落在世界上。

“公主不必太难过,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宋景炎和她一起上了香,抬起头和她说。

苏玉妍突然挥了挥手,因为他过去其实不相信生活,现在竟然也对命运妥协了。他真的很像他开始时的誓言。从那以后,他过了一辈子,什么都不求,独自一人。

她微笑着回答,“成年人应该相信生活,因为像成年人一样善变的人注定要孤独地生活。”

“公主”宋景炎突然抬起头,苍白而真诚地看着她:“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但我不想你像我一样死去。”

苏玉妍嘴角带着冷笑,没有再回答他。

一柱香被烧掉了。

苏玉妍打电话给何宇帮她出去。当她到达门口时,一个服务员匆匆赶来拦住了他们。

“公主,你在房子里留下了什么。”书页伸出双手恭敬地鞠了一躬。

苏玉妍垂下眼睛,看到他手上有一个绣着精美刺绣的旧钱包。

即使保存得很好,仍然可以看出已经有几年了。

她的眼睛闪闪发光,用她白皙的手紧紧地握住它。

“这就是我留下的东西。”

一声轻轻的叹息穿过巨大的首相官邸,在风中循环了一会儿,然后消散在雨里。

王子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这栋大厦里有十多个妃子。

她几年不到自己的房间也很常见,因为她已经结婚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自己的孩子。

何宇匆忙行事,甚至想出了一个愚蠢的方法来讨好国王。

苏玉妍嘲笑她:“段王不是情人。如果你跟着他,你的生活就会毁了。”

宫殿里的新女仆不明白规则,问她:"公主认为她的情人是什么样的人?"

苏玉妍侧身看了一会儿,回答道:“我这辈子没见过我的爱人。”

何宇在一旁闻言,心里一阵发涩。

她私下找到了这个叫朱庆的小女仆,并告诉她:“公主的爱人是那个即使没有孩子也能保护王子不带走她的人。公主在她十几岁的时候遇见了她。”

朱庆摸了摸她的头,疑惑地问她,“为什么公主没有和她心爱的人在一起?”

何宇的指尖颤抖着,轻轻地叹了口气:“因为一个邪恶的人把他们分开了。”

朱庆问谁是恶人,但何宇一句话也没告诉她。

苏玉妍年纪较大,从一个死去的妾房里领养了一个孩子,名叫郝。

她一天一天地教导自己,像吃饭和穿衣这样的小事不是别人的事。郝最终成为一个不屈不挠的人,继承了国王的地位。

同年,他娶了一位新公主,是一个标准的好家庭。一举一动都特别优雅,苏玉妍看了很满意。

然后命令福柯不再叫她公主,改名为老太太。

老苏玉妍以为她终于可以离开囚禁了她半辈子的宫殿了,但她不想生病。

起初,这种疾病只感染了风寒,后来变得越来越严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这种疾病甚至无法下床。

何宇每天都会陪她一起聊天,教那个叫朱庆的小女孩。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何宇也消失了。

这一天,绿竹终于告诉她,何宇在一个雨夜去了。

她死时,只是哭着说对不起,小姐。她哭得声音嘶哑,抽泣着。

最后,绿竹拿出一封信。

“老太太,这是嬷嬷何宇去世时交给奴婢的。她叫女仆把它交给老太太。”

苏玉妍半敲眼睛看着竹子,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已经失去了什么,仿佛生命将被切断。

"我的眼睛已经花光了,看不清楚。"她对朱庆说,“读给我听。”

青竹低声回应,拉开淡黄色的信纸。女孩清晰的声音在空中慢慢响起:“小姐,我还是喜欢叫你小姐。自从第一夫人去世后,我一直和她在一起。问问你自己,你一生是否忠诚,从未做过任何背叛你年轻女士的事。然而,有一件事仍然令我耿耿于怀。”

那一天,宋景炎得知自己获得了一等奖,心里不知该如何高兴。

正等着参加宫廷宴会,他迫不及待地要把媒人送到州政府求婚。

那智在半路上遇到了苏玉妍的女仆何宇。

“你真的想娶我的小姐吗?”何宇在他面前停下来,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当然是了。”宋景炎笑了笑,耐心地回答说:“我说过我不会辜负她的。”

“你为什么要娶我的年轻女士?”何宇皱起眉头,粗鲁地说,“你没有家庭背景,也没有人被提升。只有成为冠军,你什么时候才能取得成功?你知道吗,我的年轻女士现在似乎在政府办公室享受着无限风光,但实际上她在挣扎。

自从她丈夫的第二次婚姻以来,她一直受到各地继姐妹的压迫,但上帝却忽视了她。你怎么能成为保护她的小冠军呢?"

她一步步走近宋景炎,强迫他直视她。“你知道吗,第二位年轻女士秘密地嫁给了政府的一位中小型官员,那个毒妇和她的继妻合谋夺走了她的婚姻?你娶你年轻女士的那一天就是她死去的那一天!如果你是真爱小姐,你就不能要求结婚。”

宋景炎再也笑不出来了。他捏了捏手握的结婚仪式,只觉得异常讽刺,他的心突然变得酸痛。

“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和不是,找出来。我只是个小丫头,我怎么能欺骗顶尖学者的才华呢?”

宋景炎终于知道何宇说的是真的。

因此,他最终没有向她求婚,而是嫁给了她的妹妹苏宁,完全阻止了他们对她的伤害。

一步错一步,她和他,从此相遇的是路人。尽管他后来升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但他最终还是接受了他在开始时许下的誓言。她是他一生的渴望。

命运就像一个笑话,突然拆散了他们。一个人日夜带着记忆忍受相思病的痛苦,另一个人怀恨在心,一年到头都笑不出来。

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事实证明,他从头到尾没有冤枉她,而是为了她冤枉了自己的生命。

已经成为老太太的苏玉妍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绿竹读的信。她伸手摇着床翻了个身。几次尝试都失败了。苏玉妍浑浊的老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她捂着胸口,胸口隐隐作痛,像刀子一样。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带着风雨回到了青春时代。

那个眉眼秀气的年轻人站在她面前,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颜瑜,我宋景炎一生中最大的幸福就是遇见你."

不,你最大的不幸是遇见我。苏玉妍心里默默地回答。

然而,他看到那个被吻的女孩的额头脸红了,趴在他的胸口上:"那么,宋景炎,明天陪我去看一场骄傲的红梅雪。"

我们不带伞,让雪覆盖我们的长发。

如果我们头顶上都是雪,我们能永远住在一起吗?

"宋景炎,宋景炎."苏玉妍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耳边首先传来竹子的尖叫。

然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御医。最后,越来越多的声音聚集在一起,但她什么也听不见。

“颜瑜,我来接你。”直到一个略微清晰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那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轻轻地向她伸出手:“跟我来。”

苏玉妍毫不费力地把手放了过去。

静妍,这次我紧紧握住你的手,是时间的终结。

没有什么能把你和我分开。

我不会让你一辈子孤独地思念和后悔。我想和你一起变老,和你共度美好的一个月。

春天我会和你一起在院子里种花。(作品名称:相思污垢,作者:顾卢九。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江苏快3